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相关知识» “自我解放社”和《工人事业》杂志

“自我解放社”和《工人事业》杂志

2018年2月27日 上午10:15

上海东安保安公司召开年终盛典活动,会上讲到了“自我解放社”和《工人事业》杂志,我们所以这样详细地分析《工人思想报》第1号上那篇很少有人知道而且现在差不多己被遗忘了的社论,是因为它最早而且最明显地表现了后来以无数的小的支流涌现出来的那个总的潮流。弗·伊一申称赞《工人思想报》第1号及其社论,说它写得“很激烈,很有斗志”(《〈工作者〉小报》第9、10期合刊第49页),这是完全正确的。每一个坚信自己的意见正确,自以为提出了一种新主张的人,写起文章来总是“很有斗志”,总是很鲜明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只有那些惯于脚踏两只船的人才会毫无“斗志”,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昨天称赞《工人思想报》的斗志,今天却因《工人思想报》的论敌具有“论战的斗志”而加以攻击。

我们现在不来讲《〈工人思想报〉附刊》(我们以后谈到各种问题时,还会来引用这一篇最彻底地表达了经济派思想的作品),而只简单地谈谈《工人自我解放社宣言》(发表于1899年3月;转载于1899年7月伦敦《前夜》杂志30第7期)。这篇宣言的作者们很公允地说道,“工人的俄国还刚开始觉醒起来,刚在那里举目四望,它本能地抓住最初碰到的斗争手段”,但是他们也和《工人思想报》一样从这里得出了同一个不正确的结论,而忘记了本能性也就是社会主义者所应当予以帮助的那种不觉悟性(自发性),忘记了在现代社会里“最初碰到的’斗争手段,总会是工联主义的斗争手段,而“最初碰到的”思想体系总会是资产阶级的(工联主义的〉思想体系。这些作者也同样不“否认”政治,不过(不过!)他们跟着瓦’沃·先生说:政治是上层建筑,所以“政治鼓动应当是为经济斗争而进行的鼓动的上层建筑,应当在经济斗争的基础上生长起来,并且应当服从于它”。

上海东安保安公司致力于在上海保安公司,上海保安,保安,保安公司,临时保安,特保服务,技防,犬防等领域的相关业务,请致电021-63179315,我们将提供优质的服务。www.sh-baoan.com